Browsing Category

印华心声

他的一生 便是两句名言的真实写照 缅怀纪念唐裕先生

笔者伍耀辉 今年2月8日,农历腊月二十七,正忙着准备过大年的印尼华人社会突然惊悉:著名社会活动家、被誉为“民间和平大使”的唐裕先生,于当天早上在雅加达Gatot Soebroto陆军中央医院安详离世,享年95岁。 唐裕老先生是我熟悉并敬仰的一位前辈,晚年与我来往密切,私交甚厚。虽说古今中外,有幸活到坐九望百的长寿人瑞,可谓凤毛麟角,万里挑一;唐老以九五高龄仙游西归,已堪称功德圆满,福禄双全。但作为他老人家的挚友,我还是为之沉痛难过,百般不舍。

这些关于牛的描写让人感动流泪 ——牛年说牛系列话题之二

伍耀辉 “丑时春入户,牛岁福临门”。 每逢牛年春节到来,中国人通常喜欢写上这样一副春联,贴在大门两旁以示吉祥。如今2021牛年新春再度临近,咱们印尼华人书法界的朋友,不妨也如法炮制,多写几幅类似的对子,送给亲朋好友,增添些节日气氛。 老伍我日前在贵报发表了《吉祥数里说牛年》的开篇文章,承蒙读者抬爱鼓励,今天再就这个话题,说一说历代文人墨客歌颂赞美牛的诗文,其中不少描写真是感人肺腑,催人泪下。

九牛一毛很轻 背后的故事却那么沉重!

伍耀辉 每逢春节,有关生肖的话题是说不完的。 尤其今年是牛年,笔者出于对牛的好感,更是兴致勃勃,借题发挥,要就此多写几篇文章。 本文主要说说有关牛的成语典故。 首先说一下那些带“牛”字的——寓意较为美好的四字成语。比如:牛郎织女、牛高马大、执牛耳者、气吞牛斗、庖丁解牛、牛刀小试、老牛舐犊、汗牛充栋、九牛二虎之力……等等,不一而足。

柔情似水·佳期如梦·且待牛郎织女鹊桥相会 牛年说牛系列话题之四

伍耀辉 昨日立春,今天小年。 雅加达华族社区的大街小巷,牛年春节的喜庆日渐浓厚。 前几天在公司,听到职员议论,再过十来天——2月14日,中国农历新年大年初三,就是西方的情人节。这是一个关于爱、浪漫以及花、巧克力、贺卡的节日,女孩子们都在盼着那一天,能有英俊多金的白马王子为她捧来一束玫瑰花。 美好的爱情总是令人无限神往!这些年西方的情人节已风靡全球。可是我想告诉他们,其实中国也有一个传统的“七夕”情人节。其动人的传说,远比西方的情人节更加奇妙而凄美。

历史上的牛年 印尼那些值得一说的人和事 牛年系列话题之五

伍耀辉 这几天上网,看到不少人写了牛年大事记,主要回顾了中国历史上的牛年发生的人和事。比如,1901年的牛年,八国联军攻入北京,同年7月,清政府派李鸿章和奕劻在北京和各国代表签订了丧权辱国的《辛丑条约》。再比如1925年的那个牛年,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不幸逝世,一代牛人只活了59岁……还有1949年的牛年新中国成立;1997的牛年中国收回了香港,等等。

疫情杂感之七——新冠病毒自辩 “我万恶滔天 但也做了一面难得的镜子”

伍耀辉 自古至今,人类永远都是感叹光阴似箭,痛惜时间过的快,岁月不饶人。但是今年绝对不同,因为这场有史以来最凶恶顽固,无边无际无孔不入的疫情,让全世界都体会到了什么是长夜难熬,什么是度日如年,什么是地狱般的恐惧生活。 距离年终岁尾,还有两个多月,而在此之前,短短10个月里已夺命上百万、感染四千万、重创或瘫痪了全球多种产业的病毒科罗娜,仍是源源不断没完没了深不见底…… 2020年,注定变成了我们记忆中最漫长、最残酷的一年!

——疫情杂感之三 从“双抗双标” 看“四情交织”之美国乱象

笔者伍耀辉 最近一个星期,地球人都知道:美国乱了。 点燃导火索的,是明尼苏达州一名上有老下有小的失业黑人壮汉乔治·弗洛伊德。5月25日那天,仅仅因为涉嫌使用了20美元假钞,就被几个白人警察恶狠狠跪压在身上和脖子上,苦苦哀告不能呼吸,冷酷的警察不为所动,终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其活活窒息而死……于是,民怨沸腾,大批少数族裔冲上街头示威抗议,又被政府一再刺激,很快演变成打砸抢烧的骚乱狂潮,从明尼苏达蔓延到全美几十个城市,至今未见平息。

——疫情杂感之二 伴侣居家久长时 怎面对朝朝暮暮?

笔者伍耀辉 话说笔者有一陈年老友Y先生,原本在椰城经商,生意做的不错,交际也很广阔。只因羡慕西方安闲生活,Y先生前些年携全家移民去了澳洲。这天涯海角的澳大利亚,矿产丰富,经济发达,国家富足,社会保障体系又很完备,一向以来,官民百姓都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