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杂感之六 闭关防疫虽然不爽 我们也要幽默乐观面对 ——

95
作者: 伍耀辉

几个月前,肆虐已久的新冠病毒,由作恶多端的“科罗娜”变种为更加凶猛的“德尔塔”,再一次掐住了人类的脖子,让整个世界都呼吸不畅。冷酷无情的“德尔塔”,先是把印度变成人间地狱,转过头来就排山倒海一般扑向印尼,把无数同胞踩在脚下不停摩擦。亲朋好友纷纷“中标”,很多人就此告别人世,令人痛惜不已。
在此情形下,我们每个人都好像大难过后的幸存者,再见面便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长期在家闭关自守,生活变得枯燥乏味,天天都是有关疫情的坏消息,心情因此沉重压抑,极端不爽和痛苦难过,成为这段日子的主旋律。
但是另一面,人们的幽默感即使在疫情中也不时地表现出来,即使是在低落的氛围中,各种搞笑的图文和视频也在手机WA上传来传去,给这苦海无边的岁月增添了几分轻松。
在我们华人社会,有关疫情的笑话最初是从中国传过来的。
比如:“以前晚上出门怕见到鬼,现在白天出门怕见到人。”“现在请你出来吃饭的人,摆的都是鸿门宴!(注:鸿门宴通常指的是有生命危险的饭局)”。
为了规劝父老乡亲戴口罩和平时不要出门,基层政府还在农村发布了以下标语口号:
“口罩还是呼吸机,您老看着二选一”;
“今天到处乱跑,明年坟墓长草”。
还有的地方贴出这样的安民告示:“父老乡亲请注意!现在疫情依然严重,千万不可放松,在家好好呆着,严禁出门活动。我们这里没有广州的钟南山,也没有武汉的雷神山和火神山,不小心感染了只有抬上山!所以必须天天在家‘侃大山’(注:侃大山是中国北方方言,就是漫无边际地聊天,吹牛放大炮的意思)”。
可能正是因为中国人有这样幽默乐观的精神,再加上政府拥有无与伦比的行政管控效率和资源整合能力,万众一心,严防死守,穷追猛打,草木皆兵,于是中国便成为全世界第一的抗疫模范生。

再看我们印尼,尽管疫情异常凶猛,人民死伤惨重,无论是政府层面的检测量、病例追踪、确诊数据统计、隔离封锁方式、医疗准备等等,还是普通民众的防控意识,都有明显不足。但平心而论,我们必须承认政府在防疫政策方面,总体上还是符合国情的。
有识之士做过以下分析:
印尼不能实施像中国很多城市那样严苛的封锁政策。印尼的PPKM显然跟完全的封城不是一回事,而是严格的城市管制,虽然对市民的出行和生活都有很大影响,但实际上没有限制任何人的行动自由。这当然有诸多不足,比如你甚至可能不知道邻居就有确诊的,防疫基本完全靠自己。但如果在雅加达,如果实行太过严格的封锁,可能会出现非常糟糕的情况。
首先,雅加达有很多平民窟,出口多,要限制整个区域居民的出行难度很大,需要大量人员值守,耗费很多公共资源。而疫情严重的雅加达,这些资源本来就紧缺。一旦在某个区域投入大量工作人员,势必造成其它地方值守人员的不足,那么可能连基本的PPKM都无法很好落实。
其次,印尼整个国家经济还比较落后,贫富差距悬殊。严格封锁某些区域,如果那里的居民生活水平比较差,由于外面食物送不进去,里面又没有食物储备,很容易出现基本生存危机。在雅加达有很多人,无论外面疫情多么严重,他们必须要出门赚钱——单单靠政府补助是不够的,否则还没等病毒把他们怎么样,他们真的会先饿死。
第三,被严控的居民非常容易焦虑,疫情严重的时候,确诊的人更多,焦虑会让已经感染的加速转重症,也会让没有感染的降低抵抗力。所以在印尼,就算是确诊的,政府也只是要求其自己回家自觉隔离,没有人会守在门口禁止你出行。因为如果强制管控,确诊者一旦出现意外,家属便有可能追究政府责任。
第四,印尼只能实施大规模城市管制,就是从宏观层面管制城市,而不是监督盯死成千上万的个人。因为德尔塔病毒快速蔓延,不可能有那么多人手来监督所有确诊者,只能呼吁大家自觉——当然,很多人都很不自觉。严控个体会加剧人们的紧张,大部分确诊的本来情绪低落,再像犯人一样被看管起来,很容易走极端。好比美国和欧洲很多国家,都是几百上千万人确诊,大家都依旧正常生活,印尼其实也是如此,就算疫情多么严重,但是社会秩序并没有乱,大家的基本生活仍然得到了保障。
综上所述,印尼政府在大的管控方面,已经尽力了,因为国情不同,很多政策都不能抄别人作业的。为什么说印尼的防疫方式,是符合基本国情的,也有成功之处,因为至少目前印尼的疫情明显缓和了。

其实,印尼人民也是充满幽默感的民族,他们心平气和,笑容可掬,又多愁善感。或许,从孩童时代起印尼的民族就生活在欢声笑语的环境里。在潜移默化中,铸就了笑脸迎人的习性。这也是印尼人民被视为耐苦性极强的民族的原因。平民百姓一出生,就开始与压力、危机、矛盾和绝望和平共处,具有较强的精神承受力。加上乐天认为命的宗教因素,他们能毫无怨言地面对亲人的枉死甚至是横死而坦然处之。
只要不故意伤害他们的心,我们的民族是好打交道的。日常生活中他们虽面临种种物质上的匮乏,我们的民族还能眉开眼笑地与别人搭讪。或许,这正是外国游客喜欢来这里旅游的主要原因。在生活的磨难中,还有一丝真诚的微笑,这种景象,在电影导演眼中是一首诗,在哲学家眼里是饶有风趣的生活写照。
在别的国家,公民被石块绊住脚也会大呼小叫。而我们的民族,长时间被践踏非但不吭声,还面露真诚的笑容,一种勇于承受生活重担的得意笑容,一旦动怒,他们也会以彬彬有礼的态度去发泄。这是印尼民族的可爱之处。
别的民族可能会忍不住而叫苦连天,而印尼的民族却无怨无悔地承受起生活的酸甜苦辣。领导人些微的关切就足以使他们笑得合不拢嘴,能让他们丰衣足食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虽然当前的疫情,仍使笔者这样的老人家不得不闭关自守,足不出户,但我们还是要以幽默乐观的精神坦然处之。身为平时整天忙碌的商界人士,我的很多朋友在家,终于出现老公日夜陪老婆,老婆日夜陪老公的和谐画面,而且是终日厮守。没有饭局的应酬,没有酒吧夜总会的凌晨归宿,于是老夫老妻就产生了传说中的”爱情”。哈哈!如果不是年纪大了力不从心,说不定很多朋友明年还会喜得贵子。
最后,让我引用一段佐科维总统前几天发表的《国情咨文》作为本文结尾吧。
“危机、衰退和流行病就像火一样。如果有可能,我们预防它,但如果它仍然发生,我们可以学到很多教训。火确实会燃烧,但同时也会发光。当它处于控制之中时,它会启发我们。它会伤害人,但也会点亮人。我们希望当前的疫情激发我们反思,改进自己,壮大自己,面对未来的挑战。
在印度尼西亚民族的历史上,我们经受了重重考验。感谢上帝,我们挺过来了。”

Biru Muda Lengk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