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杂感之七——新冠病毒自辩 “我万恶滔天 但也做了一面难得的镜子”

150
伍耀辉

自古至今,人类永远都是感叹光阴似箭,痛惜时间过的快,岁月不饶人。但是今年绝对不同,因为这场有史以来最凶恶顽固,无边无际无孔不入的疫情,让全世界都体会到了什么是长夜难熬,什么是度日如年,什么是地狱般的恐惧生活。

Biru Muda Lengkap

距离年终岁尾,还有两个多月,而在此之前,短短10个月里已夺命上百万、感染四千万、重创或瘫痪了全球多种产业的病毒科罗娜,仍是源源不断没完没了深不见底……

2020年,注定变成了我们记忆中最漫长、最残酷的一年!

当然,话又说回来,就算灾难再怎样严重,只要人类没有灭绝,生活就要继续,芸芸众生吃饭睡觉还要照常进行。

就在前几天的一个夜晚,老伍我洗漱完毕更衣上床,打算早一点入睡。突然间,我发现卧室的门自动打开,一个戴着“王冠”,没有手也没有身子,只有一个圆圆的胖脸庞的小人,从外面飘然而至,降临到我的床尾。

只听见这个奇怪的小人轻声细语和我打招呼:“伍先生,别害怕!我是新冠科罗娜。请放心,知道你老人家平时安分守己,我们不想加害于你。我现在停在离你两米外的地方,已经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。因为看到你写了不少疫情杂感,今天过来是想和你说说心里话。想请您为我们做一点辩解。”

我回答她:“为人不做亏心事,半夜不怕鬼上门。你要说什么都可以,我们印尼有很多方面做得不好,但言论还是自由的。更何况你是无恶不作的病毒,我怎么敢拒绝你呢!”

她说,听话就好。我说你记,理解万岁!

下面就是这位魔鬼病毒和我说的一席话:

你们地球人早已经知道,我是一种超级病毒,被医学界命名为“COVID-19”,中国人叫我新冠肺炎,印尼人都叫我科罗娜(Corona)。关于我的邪恶狡猾和凶残,可谓罪行累累,罄竹难书,人类已经充分领教,并且每天骂到天翻地覆也无能为力。

那么,我们为什么要和人类过不去呢?

这是因为你们人类毛病太多,经常犯下严重错误而不自知,傲慢自大,目空一切,以为经济科技有了发展就忘乎所以,无视自然规律。这时候灾难便会随之而生,比如我们病毒界冠兄冠弟今年联合变异成“科罗娜”,轻而易举就把全世界的英雄好汉打了个措手不及,落花流水。

告诉你们一个秘密:我们科罗娜为今年横扫地球的战略,制定了一张“灾难考试卷”,强迫各国参加考试,谁不及格就让谁吃大苦头。我们首先强行下发到中国武汉,让中国人参加难度最大的“闭卷考试”,结果中国人慌乱了没几天就镇静下来,上下齐心,举国应对,以无比重视的程度对待我们的考试,态度极端认真,丝毫不敢怠慢,考试题答了90分以上。我们一看他们考试过关,就马上去考日本韩国,然后就是东南亚,接着便是欧洲。韩国日本也考的不错,所以我们就放过他们,专门对付欧洲诸国,把他们考到人仰马翻,于是欧洲人也老实了很多,我们也暂时放他们一马。最后才去考试美国,而且特别让他们开卷考试,因为已经有那么多国家考过了,试题都是一样的,只要认真抄写,一般上至少及格。

没想到原本应该带头答题的美国总统特朗普,却一心只顾今年大选,整天忙着孔雀开屏大出风头,不遗余力抹黑中国。此人好像吃了豹子胆似的,完全不吃我们这一套,一再鼓吹人民少要担心,不必害怕,竟然连口罩也敢不戴。对我们发的答卷爱理不理,到现在充其量也只勉强考了30几分,成绩实在是“马尾穿豆腐——提不起来”。

结果怎么样?我们一气之下,就把美国这个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弄到江河日下,束手无策,死亡人数和感染人数,全球双双数第一。人间惨剧,触目惊心,在国际上的威信和优越感大打折扣。甚至让特朗普本人直接中标,给他一个不大不小的教训。

无论如何,我们新冠病毒在对付某些国家的傲慢无知方面,为你们做了一面难得的镜子,迎头痛击了一个个强大国家所谓民主的死穴,让你们亲眼看到了他们的陷落。

那么,你要问我们这些科罗娜究竟怕什么?

难得说人类就拿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吗!

其实不然,万事万物,此消彼长。我们同样也有灭亡的命门——这方面中国人已经有了经验,那就是不惜代价,严格遵守隔离制度,尊重医学专家意见,每个人都坚持戴口罩,坚持消毒,坚持再坚持,最后虽然不能把我们一网打尽,但是起码也能堵住我们攻击你们身体的途径,把大部分病毒活活“憋死”。

最后说说印尼,其实我们科罗娜在这个热带国家还算比较温和,因为你们的人民性格上一般也比较温和。所以你们的总统佐科维说的对,印尼和很多国家相比,疫情防控基本及格,但是不能掉以轻心。

当然,印尼也有很大的破绽,比如这段时间老是爆发示威游行,群体集会。一些幕后政客和许多乌合之众好像不怎么怕病毒感染了,忘记我们科罗娜的翻脸无情,如果再这样下去,我们也就不客气。不信咱们走着瞧!

科罗娜一口气说到这里,皮笑肉不笑地问我:“伍老先生,我说的你都听懂了吗?听懂了就写出来,发表在报纸上分享给你的朋友。”

我说:“你们是万恶不赦的人类杀手,坏事已经做绝,请不要再为难我们。我祈求上天消灭你们,让我永远不要遇到你们。”

“哈哈!你老人家不要生气,我们虽然罪行累累,但也不是一无是处。至少这几个月来,把你们这些平时天天在外面风光不喜欢回家的男人,乖乖的逼回到太太身边,一日三餐,饮食起居都变得很有规律,夫妻相依为命,感情也好很多,就算有些烦闷,但是享受了天伦之乐。到明年又会添丁进口,有很多小孩来到人间。这应该是疫情期间发生的唯一正面的作用吧。”说完,科罗娜飘然而去。我惊叫一声醒来,原来是做了一个奇怪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