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清《方方日记》反国家立场的要害

217

近台湾名嘴邱毅评论家对《方方日记》做了一次精辟的解读,一语道破了《方方日记》的作者,前湖北作协主席汪芳的背景和居心,据邱毅爆料,近汪芳自己承认,她写《方方日记》是“应约”而写的,应谁之约?原来是应美国一家出版商之约,其背景是美国中情局。怪不得《方方日记》很快获得该出版商翻译成英文与德文,并被西方媒体广为追捧为当今最畅销的读物之一,正在被推举为今年《诺贝尔文学奖》得主。非常明显,这是带有特定政治目的和商业谋利的西方政客的刻意炒作。

缘何美国媒体如此重视《方方日记》?就因为汪芳是湖北前作协主席,是道地的湖北人,而由湖北人书写的湖北封城负面记录,以及众多诟病中国“抗疫不透明”的指控,正好迎合了西方“甩锅”中国的政治需要,是被当为欧美“抱团索赔”“政治炒作的书面日记“证据”。《方方日记》正充当了西方攻击中国,“甩锅”中国的利器,深深刺进了广大中国人的胸膛里了,能说不是一个“黄皮白心人”充当“洋奴”的可耻行径吗?邱毅悲愤地说,作为炎黄子孙,他真正被激怒了,邱毅的被激怒,也正是所有龙的传人的共同感受,共同的义愤填膺。

Biru Muda Lengkap

汪芳何许人?原来她的祖辈是湖北大地主,在中国土地革命时,其地主产业被农会充公,汪芳在其小说《软埋》里,就明显透露了对“土地革命”的仇恨,对新中国政治体制的不满发泄。所以如今应约而写的《方方日记》,就必然以其仇恨心态,对“封城”的“违反人权”,对“人生自由”的被“无理限制”,对早期一些官员不作为造成的居民“痛苦与死亡”,大加鞭策数落,大力诟病中国体制的“不民主”、“不人道”,极力应“主子”的需要横加抹黑,道听途说地“闭门造车”记录成洋洋大观的《方方日记》。

就因为其不客观,带有政治目的的表述,已经不是一般的文学作品,更不是客观的纪实日记,而是以“听说”、“据说”为依据,加上自己的主观预测“描绘”,显而易见已经是带有政治目的和错误倾向的“文字”,不是真正的正派文学作品。而西方政客正是需要这样的“武汉人”抹黑中国的文字,迫不及待地翻译成英文与德文,还妄图冠以“诺贝尔文学奖”的头衔,成为“甩锅”中国“以便达到割地赔款的肮脏图谋。汪芳真正成了西方在中国的“代理人”,堕落成了与汉奸无别的可耻下场。

所以《方方日记》被广大的中国网民群起围攻,大力批判,就不足为奇了。就因为汪芳的历史地主背景以及自我暴露“应约”写作的动机,成了大陆作家一面有益的反面教材,以及一批崇洋文人推崇“西方民主”的足可警觉。在中国这块土地上,中华民族几经苦难,百年来被西方列强欺负够了,从“割地赔款”, 洋人租界里“中国人与狗不能进”的耻辱,到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,打倒地主反动派,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。百年沧桑终于赢来民族解放。如今改革开放四十年,中国和平崛起,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却遭到美国反华政客的不断打压,针对中国的高科技,大肆攻击华为等中企,甚至展开贸易战,终极目的就是企图打压放缓中国前进的步伐,使中国永远只成为西方廉价的工厂、廉价的人力资源。

西方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,近据电子“新报”节录法新社最新报道:美、英、法、德、日在中国培植了11万5千多人的间谍与汉奸,其中洋人有48.564人,中国有67.111人。真是一个骇人听闻的数字,这些间谍与汉奸,随时都会向中国发难,向外散播谣言,污蔑中国社会主义体制,一些昧着良心的文人,竟然情愿充当洋人的狗腿子,真是居心不良。所以看待所谓的“作家”,评价其作品的好坏,不能只凭其文字优美、风格新奇来取舍,而应评价其立场观点,思想感情是否站在国家民族的利益发声写作,如若站在民族的对立面,专写迎合宣扬“西方民主自由”,诟病自己民族文化特征、反国家体制的“文学作品”,就算文字无比优美,文体再新意,也不能算是好作品,不能算是真正优秀的民族文学著作。

这种反民族、反国家的“文学作品“,充其量只能如中国伟人所说,是文艺园地里的”毒草“,虽然可以允许发表,但需要严肃批判,达到警觉人民的”教育作用”。不能让毒草到处泛滥,有毒草就要清除,清除后还可以变成肥料,让人民警觉而后养身增强“嗅觉”。所以对待《方方日记》,就必须如邱毅那样奋起批判,不能搞“调和容忍”,不分清白,任其逍遥,那只会起到误导人的负面作用,凡具有良知的炎黄子孙都应群起防患“毒草”的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宜将剩勇追穷寇,不可沽名学霸王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意如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