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说狗,“心是口非” 狗年漫谈狗话题之一

550

自从2012壬辰龙年春节前,笔者一时兴起,写了两篇有关龙年说龙的文章,此后每当辞旧迎新之时,总有一些文友打招呼:“哎——耀辉兄,不要忘记,我们等着读你写今年生肖的文章哦!”如此鞭策鼓励,令我欲罢不能,一发不可收拾。岁月如流,生肖轮转,龙之后是蛇、马、羊、猴、鸡……全都一一说过,现在,2018,戊戌狗年将至,按惯例,我当如法炮制,再来说说有关狗的话题。

世上的动物万千种,谁的关系与人类最密切?当然是狗,NO.1,排第一位。差不多从原始社会到现在,无论游猎、农牧、看家护院、狗一直都是人类的好帮手。它聪明勇敢,忠心耿耿,古今中外,无数有关狗的故事广为流传,感人至深。

Biru Muda Lengkap

不过,笔者今天开篇写狗,并不打算鹦鹉学舌讲什么故事,而是想披露一下我本人思考发现的一个有趣现象:中华传统文化对于狗的态度和评价,哈!那真是典型的心口不一,自相矛盾。

翻开历史,我们知道,中国人其实与全世界人民一样,自古以来就喜欢狗,把狗看做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。然而不知何故?在中国人的语言文字中,凡是与狗有关的词语大都含有贬义。

为了写这篇文章,笔者搜肠刮肚想了好几天,又把一部汉语成语词典反复查了几遍,结果除了比喻事物变化不定的成语“白云苍狗”和那句“儿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贫”的俗语,是极少说到狗的好话以外,其他几乎所有关于狗的成语,都是借狗骂人,拿狗开刀,统统把人性的卑劣“栽赃”到狗的身上。

不信,且看我罗列如下:狗急跳墙、狼心狗肺、挂羊头卖狗肉、人模狗样、鸡零狗碎、狐朋狗友、狗仗人势、狗屁不通、关门打狗、狗尾续貂、蝇营狗苟、阿猫阿狗、兔死狗烹、鸡鸣狗盗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、狗头军师、鸡飞狗跳、狗抓耗子多管闲事、狗血喷头、偷鸡摸狗、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、声色犬马、狗眼看人低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……此外还有疯狗、 狗腿子、狗东西、赖皮狗、汉奸走狗,丧家狗、痛打落水狗等等指狗骂人的话,不一而足,皆为恶语相向,“血口喷狗”。

就连邻里关系不睦,也要拿狗和鸡说事,所谓“鸡犬之声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”; 若要讽刺一个人做了官,和他有关系的人也都跟着得势,就用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加以形容,反正不管什么事情,只要和狗沾上边,那就远离了吉祥如意这四个字。

哇嘟!世上还有哪种动物像狗这样,在中文里被骂到一无是处吗?——没有。你看在12生肖中,即便是人人厌恶害怕的老鼠和蛇,也没有背负这样多的骂名。只可怜与人类相亲相爱的狗,其实完全没有没有人的缺点那么多,但却在华语词汇中代人受过,恶劣至极,如果狗也懂得中文语法修辞,真会气到狗急跳墙,情以何堪!

中国人可以赞美他人像龙、像虎、像雄鹰、像骏马,唯独不可以像狗。但是西方人把人比作狗就完全没有问题,比如a clever dog(聪明的狗)、love me, love my dog(爱屋及乌)等等。这说明狗在中西文化中的地位实在相差甚远。而我们印尼因为环绕赤道中央,对于狗的概念也比较中庸平和,既不像西方那样赞誉有加,也不像中文那样一概贬损。你看印尼话对狗的称呼就比较客气,叫An Jing,中文谐音乃“安静”二字,这应该算是一个相当美好的词汇了。

有意思的是,中国人虽然把那么多骂名都强加给了狗,可是在古代,那些有文化有修养的人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儿子时,却又要称为“犬子”。 这当然是一种谦虚的叫法,中国人向来含蓄,儿子再优秀也要说是犬子,谁也不会说自己的儿子是龙子、虎子,那都是恭维别人时才这样说的。

写到这里,突然想起中文有一个成语叫“口是心非”,意思是嘴里说得很好,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套,心口不一致。而中文里关于狗的上述种种不公之言语,则应该反过来称之为“心是口非”,就好像中国的女人对待情人和丈夫一样,明明心里喜欢的不行,嘴上却动不动就骂将起来,温柔一点的口头禅是:“讨厌!你好坏”;如果是母老虎类型的,则开口闭口“哎,死鬼,你这个杀千刀的!”

哈哈!你也不要奇怪。中国人信奉“打是亲,骂是爱,不打不亲不相爱”; 就算感情多么炙热,要表达也还是“爱你在心口难开”。只要理解了这一点,我们就会明白,无论中文词汇对于狗的贬义有多少,实际上中国人仍然是一个爱狗的民族。

图片说明: